光川之夏

率性。

生活啊。
生活就是远方。
除了远方,无处可去。

好了,又难受一次。

生日快乐。

突然看了好久不看的朋友圈。
看见那些奋斗在中国各个城市的女同学们的生活。
我爱死那些独立的女性了。

自由是我人生的唯一追求。
生日快乐。
23岁也要好好加油。

青春一记荒唐。

在一段关系中,绝不能委曲求全,绝不能从心底放低姿态。这段关系里,两个人永远对等。单方面的妥协多累,活了二十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不管他在我心里地位多么高,从他让我失望开始,他就在逐渐坠落。我欣赏他,是欣赏他能让我欣赏的部分。一般来讲,是他的坚定,忠诚,包容和温柔。
只有从他那里感受到尊重,我才能继续给他我能给的包容。
每一次失信都让我在这段关系里离斤斤计较更近一步。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相反,我能让对方跟我相处时感觉很自在,因为我重视一个人时,我愿意给他我所能提供的一切。
只要他的这种尊重和爱护可以继续,我的这种状态就不会停止。我的心是块柔软的充实的海绵,我的感情多得无处存放。
可一旦他习惯了,他觉得我的妥协理所应当,我就不再想妥协了。
我不爱明说,但我们之间第一次出问题时,我一定会把我的想法坦诚相告。你理解了,我们能好好继续,我也可以和你和好如初;你不能理解,你甚至怨怼,觉得我给你定了规矩,ok,也没问题,我现在离不开你,可我们可以慢慢来。
因为我们没到要决裂的程度,你可以慢慢降到跟他人一样的位置,我们见面还有亲切感,我甚至可以真心实意地、愉快地说一句好久不见。
你现在在我心里是“一起玩游戏的朋友”。
我突然想到薛之谦的《怪咖》。
“你的改变很难制止了,我的取悦也不是天生的”。
可惜说了这么多,他毫不知情。

任务没完成,今夜不能完美。

另外,把他放得低一些,心里好受多了。
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自在。

我真的不擅长处理二人关系。
可能就是这种注孤生的性格。
我更擅长处理的是关系的迅速升温和逐渐冷却,跌至冰点,破裂。
没有你我可能更好。
我为什么要紧抓着你不放。
无非是个念想。
我需要身边有个人来支撑我,但那个人是不是你并不重要。
可能这样的关系可以让我迅速依赖和倾诉,获得快乐,饮鸩止渴。

可我不希望我们破裂。
我也不想再等你。

我只能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关系变得这么负面。我们的关系应该是美好的,轻松的。它应该是黯淡生活的一道光,而不应该成为你我的枷锁。

我不想伤害谁。
可我累了。
我再也不等你了。
这话我只对自己说。
可我说到做到。

我拙劣的文笔,怎能写出我心情的十分之一。

你已不再是我梦寐以求

已经从厦门回到了家。
旅行时的快乐轻松和短暂自由,在我再次躺在卧室的床上时已经化作泡影。

我爱那些美人。我爱她们细腻的皮肤,她们匀称的肌理和婀娜的身段,甚至是她们的故作姿态。爱得要命。

美人是值得万千宠爱的。挺拔独立,造作也可原谅。

我躺在这里,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心和眼睛一样充满水分。

我爱他时,甚至可以掏出心来,愿意匍匐在他脚下,只要他表现出理解和爱护。
我不爱时,哪怕他人间蒸发,也与我全无联系,甚至感到解脱。

我无法挽回一段跌入谷底的关系,更有可能是配合冷遇的人。

可实话是,沉默让我厌倦。

消磨耐心,只等最后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