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我拙劣的文笔,怎能写出我心情的十分之一。

你已不再是我梦寐以求

已经从厦门回到了家。
旅行时的快乐轻松和短暂自由,在我再次躺在卧室的床上时已经化作泡影。

我爱那些美人。我爱她们细腻的皮肤,她们匀称的肌理和婀娜的身段,甚至是她们的故作姿态。爱得要命。

美人是值得万千宠爱的。挺拔独立,造作也可原谅。

我躺在这里,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心和眼睛一样充满水分。

我爱他时,甚至可以掏出心来,愿意匍匐在他脚下,只要他表现出理解和爱护。
我不爱时,哪怕他人间蒸发,也与我全无联系,甚至感到解脱。

我无法挽回一段跌入谷底的关系,更有可能是配合冷遇的人。

可实话是,沉默让我厌倦。

消磨耐心,只等最后一天。

总有一腔情绪想要表达,可却慢慢在身体里燃成灰烬。你看着我时,我永远爱笑。
倘若我不陷入这种方式,我的情绪将露出端倪。
那些遥远的地方和人,才让我感到安全。
心里仿佛堵了一块湿漉漉的海绵,它的沉重和疲惫逼迫着我,让我挣扎在希望和困顿之间。
可生活站在我面前,我只能爱它。
别无他法。

要从后往前看。
在早晨的时候,就要想想:晚上我会希望自己今天做了什么。以此类推,我希望这半年做了什么,这一年做了什么,我的23岁我做了什么。然后去做。

当下是我最年轻的时刻
此刻不做出改变
以后等待我的会是变本加厉的悔恨和痛苦

我喜欢的是温柔或者与你无关。

我喜欢这种亲密或距离感。

活在路上,风雪中,或者家门外,看见灯光就够了,不需要靠近。

就这样遥远地活着。

耗到油尽灯枯,才算心满意足。

真的智障。
今天任务
日语初级结束
政治两章
专八单词一单元

爆炸

真的烦。
可是又有希望。
痛苦。

听杨丞琳和周深合唱的《他说》。
看YOI的同人。

周深的和声十分浪漫。
我喜欢柏太太笔下的维克托。
不仅仅指这个二次元人物。我喜欢这一类人。

他开放,热情,柔软,矜持。
他是矛盾的集合体,是迷人的化身。

哪怕他此刻与爱人再放荡,哪怕他爱过一场又一场,哪怕他每一次都如此坦荡地接受、如此倾心与毫无保留,他也是值得爱的。

他是这么干脆,这么的斩钉截铁。
当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现在爱你。

哪怕他离开,他留给你的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这是他令人欲罢不能的迷人之处。
他是平淡年华中的惊鸿。
他留也好,去也罢,他都是对的那一个。

我喜欢这种人。
让你爱他,让你不知道怎样爱他。
让你想要留住他,又让你明白你留不住他。
他来去随心,来时含情脉脉,去时也深情款款。

因为他耀眼。
耀眼的人总是没错的。

应该爱他。
你知道,爱一个耀眼的人,总是没错的。

一世年华匆匆,何惧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