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可能我留恋的不是那时的他,不是那时迷恋他的狂热,甚至与他无关。我留恋的是那段怀着希望和破茧而出的梦想努力学习的日子。生活枯燥却单纯,每天往返在宿舍教室和食堂,冬天排队打热水,夏天在风扇的声音里埋头做题。笔在右手中指磨出一个包,生活里除了学习没有别的,可短暂的课间和y唱一唱他的歌,初三生活里仿佛就多一点滋味。
一晃许多年过去,当年的梦想已不敢说出口,可又不甘于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胆小鬼,心里想了很多,却不敢迈出哪怕一步。
可生活还得继续啊。我今年才二十出头,日子总有希望,更何况我还年轻。
我过去六七年一直想做一个善解人意——或者说——看起来善解人意的人。我在意别人大过在意自己,因此做事束手束脚,怕别人不开心,怕打扰别人的生活。仅仅是这些顾虑,已经让我疲惫。
我不想再这样了。打交道永远是相互的,我考虑别人,谁又为我的心情和生活买单?
如此优柔寡断,我对不起我自己。
处事不可不斩截,这是前人的智慧。
哪怕我会得罪谁,我也要做我想做的事。
在得罪谁和让谁不开心这件事上,我如果让步,就是委屈我自己。可这是我的生活,所以我不愿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