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每一天,我都更能明白一点,人是世界的孤儿。
Will anybody come here and save me from this sufference?
我希望将和我一起生活的是一个甜蜜柔软的人。他不能把我拽出苦海,因知苦难是生活的真谛。但他可以和我一起经受,拥抱我或者爱抚我。
那时我们能感受到温存。
仅仅是这一点就令人知足。
我希望,我能穿梭于各种油滑且锋利的关系,将那柔软放在心底,我明白从另一个人那里,我要且仅要这一点温柔,这是私密关系的唯一迷人之处。它更像是一个柔软的垫子,令彼此即使跌落也不会受伤。
我想好好生活。
生活是我自己的。它是物质、身体和感官组成的。它是苹果的酸甜,是花开的明艳,是笔尖落在纸页的声响。
我不能怀着怨怼去度过它。
我在独行。
偶尔觉得非常痛苦。
可我需要习惯。
即使有人相伴,我们彼此获得的也并非理解,只是一种坚不可摧的支撑。
人与人的关系总是易碎的。
我不能寄希望于一段飘忽的关系。
可我不能这么想了。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我只希望在我难过的时候,一个人难受一下,然后这件事就过去了。
我可能一辈子也等不到我甜蜜柔软的爱,可我却需要时刻保持我的独立。
独立。
当我不再寄希望于另一个人,一条路令人绝望地断裂了,我的心却轻松得要飘起来。
这说明我只要跌倒,我就会摔在地上,我不必盼望谁的保护,每一步都毫无悬念、斩钉截铁。
但我还是会想,谁会来拯救我?
谁会来拯救我?
谁会来拯救我?
谁会让我感受到接纳和安全,而不是一段艰深的、易碎的、举步维艰的关系?
痛苦。痛苦。痛苦。
我只能抹杀我的期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