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第十一天

躺在床上的第十一天。这清汤寡水不见阳光动一动都要命的生活。
石家庄最近罕见地连续晴天。我躺在床上,看见阳光透过窗户,撒下明亮的光斑。
这旧了的木窗框和午后的阳光让我恍惚地觉察到了一种时代感,也许是中世纪的故事看多了的缘故。
我以前拿健康不当回事,以为非得犯个胃病才是不流俗的人生,戴个眼镜才是有范,皮肤苍白才叫气质——我简直在犯中二病的时期被言情小说荼毒坏了。
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说,等我好了,我一定要重新做人。
我也觉得这句话挺搞笑,但你别不信。
在我刚做完手术、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的时候,我才真正地意识到我的自以为是是多么可笑、我对身体又是多么亏欠。
你对身体怎么样,身体都记着呢。
然后我想到了我的房间,我的那些所有物。
我这二十年来过得多么不负责啊。
过度用眼、缺乏睡眠、粗心大意、得过且过。
这种态度甚至让我在手术之后再受了次罪。
妈妈总是因为我凌乱的房间和衣物跟我唠叨,一旦挑起话题,永远不欢而散。
那些胡乱堆砌的衣物、因我错估了食量而浪费的食物、因为懒惰而无端挥霍的光阴……此时一一想起,觉得非常愧疚。
我想,尊重是什么呢。无非是让对方保持自己应有的样子。
尊重是打交道的基础,不论与人还是物。
要么保持它,要么完善它,没有别的。
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办正事。
而人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是生存和行走。
存在即合理。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你完全可以保持你最好的样子。
外物不可必。
你只需要求自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