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想尖叫。崩溃。
一定要坦率啊,我已经厌倦了你欲说还休的游戏。
已经十月中旬了。
今年就要走到末尾了。
我不能再找借口了,我只是一个缺乏自制力的人。
也许只有付出代价才能换来暂时的清醒。

可笑。
多么美好的东西,却因为你的贪安,使你最终反感并且避如蛇蝎。
你不得不把它定义为诱惑。
可笑。

为什么就要这么累呢?
坦诚一点不好吗。
这种自以为付出得很多所以自恋自傲的态度真令人作呕啊。
可是谈交情的事儿难道不是相互的吗。
谁比谁牺牲得少啊。

你混乱的定位、对规则的蔑视和自高自大没有一样不令我反感。
你神经质一般的敏感让我莫名其妙。
相识一场,何必这么挑剔和沉重呢。
难道在友情里也没有一点点包容?
我知道有一种人确实是这样,对陌生人礼貌,对朋友挑剔。
但是我认为,任何良好交往的前提都是尊重。
倘若没有尊重,何来友情可言?
这种人这种表现简直是犯贱。
感情如此廉价,甚至不如萍水相逢的待遇高。
可笑。

我真是软弱。
从前我可以说,我是尊重别人,我是心软,但现在看来,又觉得不是这样。
我只是害怕看见别人丑恶扭曲的脸。

可是试想。
如果一个人因为遇到你而欣喜,或因为彼此的友情而对你敞开心扉,她兴高采烈地表达、毫无芥蒂地分享时,你的冷言冷语是多么伤人。
而当你看到一个人的表情从神采飞扬瞬间变成悲伤、难以置信或者愤怒,你能觉察到自己的残忍吗?
倘若你对对方有一点尊重、关怀或仁慈,你都不会这么做。
你伤了别人的心,你自己就能好过吗?
我们又不是仇人,我们是朋友啊。
你的情意就这么恶毒吗?

倘若你因为践踏了别人的自尊而沾沾自喜,或以这种行为来对比出自己的强大从而获得满足,那你就是个人渣。

我确实软弱。
一旦建立起友情,哪怕我已经下定决心去中止这段关系,只要对方冲我毫无芥蒂地笑一笑,我就再也说不出一句可能会伤人的话。
我不认为自己有剥夺他人笑容的权利。尤其是一个对我敞开心扉的人。

可是这样的反复实在是太累了。
让我看淡,让我厌倦,令我作呕。

真是恶心。

既不坦率,又自作主张,还自以为是。
哈。

就这样被动着吧。
我不需要你了。
你也不再是我的好朋友,而只是我的普通朋友。
若即若离,随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