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你已不再是我梦寐以求

已经从厦门回到了家。
旅行时的快乐轻松和短暂自由,在我再次躺在卧室的床上时已经化作泡影。

我爱那些美人。我爱她们细腻的皮肤,她们匀称的肌理和婀娜的身段,甚至是她们的故作姿态。爱得要命。

美人是值得万千宠爱的。挺拔独立,造作也可原谅。

我躺在这里,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心和眼睛一样充满水分。

我爱他时,甚至可以掏出心来,愿意匍匐在他脚下,只要他表现出理解和爱护。
我不爱时,哪怕他人间蒸发,也与我全无联系,甚至感到解脱。

我无法挽回一段跌入谷底的关系,更有可能是配合冷遇的人。

可实话是,沉默让我厌倦。

消磨耐心,只等最后一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