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我真的不擅长处理二人关系。
可能就是这种注孤生的性格。
我更擅长处理的是关系的迅速升温和逐渐冷却,跌至冰点,破裂。
没有你我可能更好。
我为什么要紧抓着你不放。
无非是个念想。
我需要身边有个人来支撑我,但那个人是不是你并不重要。
可能这样的关系可以让我迅速依赖和倾诉,获得快乐,饮鸩止渴。

可我不希望我们破裂。
我也不想再等你。

我只能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关系变得这么负面。我们的关系应该是美好的,轻松的。它应该是黯淡生活的一道光,而不应该成为你我的枷锁。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