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川之夏

率性。

在一段关系中,绝不能委曲求全,绝不能从心底放低姿态。这段关系里,两个人永远对等。单方面的妥协多累,活了二十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不管他在我心里地位多么高,从他让我失望开始,他就在逐渐坠落。我欣赏他,是欣赏他能让我欣赏的部分。一般来讲,是他的坚定,忠诚,包容和温柔。
只有从他那里感受到尊重,我才能继续给他我能给的包容。
每一次失信都让我在这段关系里离斤斤计较更近一步。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相反,我能让对方跟我相处时感觉很自在,因为我重视一个人时,我愿意给他我所能提供的一切。
只要他的这种尊重和爱护可以继续,我的这种状态就不会停止。我的心是块柔软的充实的海绵,我的感情多得无处存放。
可一旦他习惯了,他觉得我的妥协理所应当,我就不再想妥协了。
我不爱明说,但我们之间第一次出问题时,我一定会把我的想法坦诚相告。你理解了,我们能好好继续,我也可以和你和好如初;你不能理解,你甚至怨怼,觉得我给你定了规矩,ok,也没问题,我现在离不开你,可我们可以慢慢来。
因为我们没到要决裂的程度,你可以慢慢降到跟他人一样的位置,我们见面还有亲切感,我甚至可以真心实意地、愉快地说一句好久不见。
你现在在我心里是“一起玩游戏的朋友”。
我突然想到薛之谦的《怪咖》。
“你的改变很难制止了,我的取悦也不是天生的”。
可惜说了这么多,他毫不知情。

评论